位置主页 > L生活篇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

作者 时间:2020-08-10 阅读次数:584

矶崎新是展开跨领域专案项目的世界级建筑家,也是日本建筑家中拥有与普立兹克奖最深刻因缘的人物,因为这个奖创设之初,曾连续邀请他七次担任审查委员。令人吃惊的还在后头。执行最初审查的一九七九年,他甚至在海外还没有任何一栋实际落成的建筑。而这只证实了矶崎在海外的建筑界拥有一个极为特异的地位。

那幺,他究竟经由什幺样的途径而有了截至目前为止的这般成就,接下来又何去何从呢?为了得到这个答案,有必要将眼光放到除了建筑以外他所经营的一切。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

1931年出生,十四岁时迎来战争结束的矶崎,于东京大学求学时成为丹下研究室的一员,参与了《史高比耶都心再建计画》(1966)、《大阪万博祭典广场》(1970),个人也开始在故乡大分县着手从事建筑实作。在1963年第一次前往国外旅行之后,每年都来往于世界各地,1969年任职美国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客座教授。接着在七〇年代里,他在论述与作品两方面的成就与活跃被称之为「矶崎新的大喷火」,并撰写了一部整理欧美建筑界新动向的着作《建筑的解体》(1975),成为日本国内建筑系学生们的圣经。

国外建筑媒体也像是截取到在日本「大喷火」的样貌,因而陆续刊登有关矶崎新的报导。杂誌封面是能够非常敏锐反映出当时世界样貌与流行的媒介,他个人的身影也都曾出现在其中。英国的建筑杂誌《Architectural Design》(1977年一月号)封面出现了他侧脸插画,义大利的《Domus》(1980年五月号)则在封面上刊登了他脸部正面写真。对于他的相貌,巴黎的《世界报》(Le Monde)(1978年十月十二日)形容他就如同是「从(喜多川)歌磨的版画中切取出来般的」脸。和「日本的(事物)」连结在一起的还不只是他的脸而已。他设计的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1974)与西日本综合展示场(1977)登上国外杂誌封面时,特集的名称都被冠名为「日本建筑」。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

矶崎从六〇年代开始已经有被国外媒体介绍的机会。学生时代热爱阅读义大利建筑杂誌《Casabella》的他,身为丹下研究室一员所进行的《东京计画1960》(1961年十二月号),以及以矶崎个人名义的作品《孵化过程》(1963年三月号)都曾刊登于《Casabella》。虽然这些都是未完成的构想,不过当时都是以「不久后将实现」为前提的计画而登场。英国的杂誌则介绍了大分县立大分图书馆的模型(《Architectural Design》1964年十二月号),法国媒体则一口气刊登介绍三个他在日本设计完工的作品(《L'architecture d'aujourd'hui》1966年九月号)。之后,矶崎终于以个人之姿成为焦点而被编辑到杂誌内容里(《Domus》1968年十二月)。从集体到个人,从构想到实作。这份注目于是尘埃落定,诞生出一位活跃于媒体的国际建筑家。

像是在为这个诞生献上祝福一般,国外的建筑家与评论家开始为矶崎振笔疾书。以义大利建筑杂誌《Lotus》(第六号,1969)刊登了由罗恩・赫隆(Ron Herron, Archi-gram成员)所写的投稿为开端,《a+u》(1972年一月号)则刊登由彼得・库克(Peter Cook)撰写的一篇双语注记的文章。诚如本文稍后也将提及的,他们任何一人都与矶崎之间有了非常亲密的关係。在这当中,也有如新建筑针对国外所发行的《JA》(1976年三月号)里,查尔斯・詹克斯(Charles Jencks)所写的文章那样,很明显地发表了带有「批评/评论」的内容。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奈义町现代美术馆|

这些来自国外的参考与连结,陆续在国内媒体中「可视化」的事实也是不容忽视的。甚至连「来自英国的建筑家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的招待宴会都在矶崎的宅邸中举办」,如此私密而非公开的事件也曾在《新建筑》的新闻栏位里报导过(1971年八月号)。其他透过像是翻译报导与对谈企划、以及矶崎个人所写的文章,都让「矶崎新=国际人」的这个公开形象更为确实地底定下来。

日本建筑家们的活跃,在海的彼岸究竟号召了多大的反响呢?这在当时的建筑界,是非常受到关注的大事之一。而回应了这个欲望的,是从1975年到1984年为止,于《新建筑》杂誌所企画的「海外回声(Echo)」专栏(后期改称为「Barabiyon」),当中介绍在同一时期受到国外媒体刊登的日本建筑家作品与活动,当中採用了围绕着矶崎所作的报导内容最多,多达二十三篇。前面提及封面上出现了矶崎脸的这件事,也被做成完整的报导。这些无疑将让读者们更确信他在国外的超高人气。

根据以上的回顾,可以了解到矶崎的名声并不只单向地从国内传播到国外。国内外的反响在各个杂誌之间的交互报导过程中,于各国同时间多发的渗透下,使得「媒体中的矶崎新」的形象被更进一步的加深。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深圳图书馆|

在自身讯息渗透到国内外的这个过程的水面下,矶崎亦持续着与国外当地建筑家们的交流。日后当大家持续晋升、终于成为建筑界执牛耳之大老的地位后,与矶崎新之间依然保持一份非正式的连结。矶崎将此称为「建筑黑手党」。与二十世纪前半,柯比意设立的CIAM(国际现代建筑学会)与其后辈们所组成的Team X不同,建筑黑手党的营运并非在确立的组织下运作。之所以称为「黑手党」是因为这当中有着实际数量不明的各种次要团体组织上的细腻差异。对于这样的他们而言,绝佳的社交场所便是世界各地所举办的各种展览会。

1968年的第十四届米兰三年展就是其中之一。是坂仓準三过去也参加过的国际美术展,对于矶崎而言则是首次进行海外製作、粉墨登场的舞台。展出作品《电气的迷宫》(1968)将弯曲的十六片金属板排列在会场,在表面以「再次成为废墟的广岛」的蒙太奇、内侧面则採用江户时代的遗体与幽灵的图像,这个装置以自动回转的方式让两面能够切换呈现。不过因为巴黎五月革命的余波蕩漾,使得矶崎的海外出道在未能顺利达成下便告终。然而还是小有收穫。这个时候与其他国家的参展者彼得・库克(Peter Cook)与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间产生的交流,为矶崎新带来了一脚踏进建筑黑手党这个世界的契机。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筑波中心大厦(设计绘图)|

矶崎的网络也影响了美国。七〇年代后半,也与被称之为「建筑黑手党的据点」的纽约IAUS(建筑都市研究所)所长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就议题上进行意见交换。据说以身为理论派而知名的艾森曼,在认识矶崎本人以前就相当注目这位透过杂誌等媒体,于海的彼方无比活跃的同世代建筑家。

在这个过程中,矶崎也构筑了跨越世代的人脉关係。他在1975年与「建筑黑手党教父」菲利浦・强生(Philip Johnson)会面。他是「国际风格展」(International Style, 1932)与「解构主义建筑展」(Deconstructivist Architecture,1988),这两档决定二十世纪建筑走向之建筑展的总策展人。并且他也是第一届普立兹克建筑奖的得主。

如开头所述,由于矶崎曾经担任这份审查工作,因而可以推测这对他生涯而言会是最具决定性的一次邂逅。可以发现矶崎似乎也与菲利浦这个黑手党大头目/总元帅建立起磐石般的关係。例如,留下了在1996年祝贺菲利浦九十岁生日宴会上、一起拍团体照时,矶崎被菲利浦指定非得坐在自己身边不可的这段插曲。这些在美国培育出来的人脉,不只成为矶崎在世界上活动的足迹之一,同时也会如本文稍后谈到的,为后继世代前进国际做出重要的铺路与引导。

2019普立兹克奖得主矶崎新:怀抱跨国界建筑黑手党理想的文化水户艺术馆(Art Tower Mito)|

矶崎也在义大利则培养出超越建筑领域的亲密交往。前面提到的「Man・trans・Forms」展中,他与艾托烈・梭特瑟斯(Ettore Sottsass)有深刻的议论和对谈,后来得以成为以艾托烈为中心所打造的第一届「曼菲斯展」(Memphis, 1981)的成员伙伴。因与作曲家路易吉・诺诺(Luigi Nono)一起担任「拉维列特公园」(1982)竞图评审委员而有了深入交流的契机。在他过世后还设计了位于圣米凯莱岛(Isola di San Michele)的「路易吉・诺诺之墓」(1994)。也与诺诺製作的歌剧《Prometeo》之共同创作者——现代思想家马西摩・卡切利(Massimo Cacciari)相当亲近。曾经二度连任威尼斯市长的卡切利,在矶崎新曾因威尼斯的「乌非兹美术馆新玄关」被捲进政治风暴时,站出来替他辩护。

以上的「交易」,或许仅仅只是建筑黑手党全貌的冰山一角,但是可以知道,实际上真的构筑出各种多彩缤纷的联繫。根据矶崎的说法,这些原该是由各国的日本大使馆来主导的文化外交,当时的日本却根本都未曾採取任何动作。只是他一人发挥了作为文化大使该有的功用而已。

矶崎陆续突破国境的界限与藩篱,并构筑出崭新的网络。矶崎世界主义式(cosmopolitan)的能袖善舞,他以事先设定好的海外眼光,捕捉到相对于「日本」之特殊性姿势与立场。像是成为国外文化人得以广泛知道矶崎新存在的「间—日本的时空间展」(1978年,巴黎装饰美术馆)的展览概念,便十足显现了这个特性。

建筑黑手党的梦想

今天有许多日本建筑家在世界上相当活跃。若说开拓出这条道路的是丹下健三,那幺打通多重通路、并拓展出多层网络、召唤并提携后进的便是矶崎新。对于做出如此重大贡献的他,可以从他在以下某场国外演讲中所节录的片段叙述,窥伺其内心深处的想法。

在全球国家主义逐渐抬头的过程中,建筑黑手党的梦想依然是「Un-Built(未完成)」的状态。

▶《席捲世界的日本建筑家群像》:乘上1950年代全球化主义波澜的明星建筑师们

书籍介绍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