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C再生活 >患顽疾的精英们修鍊法轮功绝处逢生的故事

患顽疾的精英们修鍊法轮功绝处逢生的故事

作者 时间:2020-07-10 阅读次数:947

患顽疾的精英们修鍊法轮功绝处逢生的故事

目前,虽然科技、医术高度发达,疗养保健条件特别优越,运动方式方法多种多样,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无能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缠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还有很多人因为贫穷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也可能有人会说,人各有命,在现实社会中,常人也有长命百岁、绝处逢生的;在名山大川中,修鍊人也有几百岁,甚至几千岁的。这的确是事实。但是,这毕竟为数甚少,屈指可数。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不是专门治病的一般气功。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修鍊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为指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学炼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开智开慧,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传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亿修鍊者身心凈化,道德升华。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到法国传功讲法,开始了法轮大法在海外的传播。如今法轮大法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着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陆医学界就为此作过五次医学调查,其后,北美及台湾的医学工作者也做了相关的健康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8%。

明慧网等媒体报道中,有无数事例证实,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内外亿万修鍊者群体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这其中就有无数各界精英罹患顽疾和绝症,可是,他们因各种因缘际遇修鍊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因篇幅有限,这里仅选集部份这类典型故事,予以见证法轮大法好。

篮坛宿将王金菊绝处逢生

王金菊曾是篮坛宿将,先后在中国八一篮球队、总后勤部篮球队当过球员及教练。

一九四八年的秋天,王金菊出生在山东一个贫寒农家,八个孩子中,排行第七。看着院子里大片凌风傲霜的菊花,爱好书法的父亲给她起名金菊,希望她在苦寒中保持高洁、坚韧的品性。

金菊童年时,赶上全国大饑荒,大饑荒波及了金菊的家乡。村里每天要饿死十几人,为了活命,姐姐带金菊去东北逃荒打工,她成了厂里最小的童工……

十九岁那年,因体育特长,金菊被部队体工队选中,进入八一篮球队、军区队和总后勤部篮球队。

金菊在篮球场上挥汗拼搏了十几年,从球员到教练,获奖无数,赢得了很高的讚誉。但是,强烈运动后留下的创伤,给金菊的身体健康埋下了隐患,给她日后的人生带来了极大痛苦。

上世纪八十年代,金菊转业到北京一家影视公司任副总裁。每天忙碌着拍行业专题片,拍广告、电影和电视,做电视台的媒体代理,生意非常好。随着公司生意的红火,金菊个人经济状况也发生了巨变:有了大房子、好车子,还有专职司机开车,让母亲和家乡的亲人们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金菊觉的她在人生路上又一次扬起了风帆。

就在金菊踌躇满志,为事业拼搏之际,厄运却降临了。一九九五年的一天,金菊突然瘫痪了!亲友们抬着她四处寻医,找遍名医,却始终得不到治癒。金菊孤独无助地躺在床上,年迈的姐姐照顾着她。回想人生,金菊真是欲哭无泪,四十多年过去了,由贫穷到富有,人生得意。但此时她却深深地体会到:人一旦失去了健康,真是一无所有啊。

一九九六年,金菊的朋友送她一本《转法轮》,并告诉她,周围很多患严重疾病、绝症的人,修鍊法轮功后都康复了。这消息给金菊带来重生的希望。金菊一口气读完《转法轮》,她感到书中讲的句句是真理,把她所有人生的疑惑全解开了,她决定修鍊法轮功。

一个月后,奇蹟出现了,金菊站起来了,身体非常轻快,有种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因为修鍊法轮功身心受益了,金菊大家族中的亲人们,亲眼目睹了金菊身体的神奇变化,也开始修鍊法轮功了。大家围坐在一起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亲人们的身体健康了,家庭也更加和睦了。

那时,每天清晨,家乡的公园里、大街旁,都有一群群的人在炼法轮功。优美动听的炼功音乐,整齐的炼功动作,常吸引很多人驻足观看。金菊说:「以前我想的是多赚钱,给亲人们钱,帮他们脱贫致富。现在我觉的给他们一座金山,也不如带给他们法轮大法的福音,那是给生命的最好礼物!」金菊还专程回部队,向战友和领导弘扬法轮大法。

金菊修鍊法轮大法得以绝处逢生,她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现在金菊那挺拔敏捷的身姿让人很难相信她已年过花甲,更难想像她当年曾瘫卧在床。她非常感慨地说:「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活得从未有过的踏实与怡然。」金菊正如她的名字,不畏中共残暴,在凌风傲霜中坚守着高洁。

金菊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数次抓捕,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金菊来到自由的加拿大,她全身心投入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用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美好,众多游客都静静地聆听她讲真相。加拿大的冬天天寒地冻,金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去景点,给中国游客讲法轮功真相,让可贵的中国人不受中共谎言欺骗。

高级工程师王忠明断「乙肝」获重生

王忠明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重庆中冶赛迪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受聘「中青年专家」。

一九六五年八月,王忠明出生于合川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他在家排行老小,两个哥哥都比他大十多岁。王忠明出生后不久文革爆发,父母被关进牛棚,哥哥们相继失学。因无人照料,襁褓中的他不得不跟着当知青的大哥下乡,寄养在当地一农民家中。幼年时,他每到周末都会跟着高度近视的父亲走上二十多里路,为了能见到被关牛棚的母亲。他十岁那年,父亲忧郁成疾去世了,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他们家才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艰苦的环境,淳朴的家风,造就了王忠明善良朴实的性格。他从小聪明好学,成绩优秀。后来考入重庆大学,因成绩优异被学校保送读研;一九八九年研究生毕业后,他来到了以从事科研与工程技术为主的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中冶赛迪的前身)工作。

正当意气风发的人生小船準备扬帆起航,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才做工一个月的他被查出得了乙肝,并被告知:医学上还没找到治疗乙肝的特效药。这一闷击,让这个年轻人所有的人生理想、远大抱负瞬间灰飞烟灭。乙肝,这个推不开、扔不掉的怪病,从此缠上了他。

肝脏不好,脾胃也不好,吃不下东西,身体消瘦、头晕、噁心、黄疸、牙龈出血等。因为身体虚弱得太厉害,连鸡都不敢吃;因为体力不支,每晚八点就睡觉。最糟糕的是每隔一年就要住一次院,七年间先后住了三次医院。为了治病,他寻遍了西医、中医、偏方、气功,什幺都试过,结果一无所获。尤其令他心酸的是,因为这个病,他结婚多年也不敢要孩子。

这种无望的日子一直持续了近八年,直到一九九六年初,王忠明出差上海有缘学了法轮功。没学多长时间,他的身体就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乙肝癥状不知不觉中没了,精力也渐渐充沛起来了。几个月后回到重庆,家人发现他整个人就象换了一个似的,那个精、气、神,用脱胎换骨来形容都不夸张。「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师父太伟大了!」在亲朋好友的惊呼和祝贺声中,全家终于结束了那段困苦的日子。

病好了,王忠明的生活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一九九七年,孩子出生了,聪明又健康。王忠明也因工作成绩突出,心性很高,心态很正,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高度讚誉,连续四年被评为院级先进个人、双文明个人等。那时介绍他先进事迹的大照片海报就贴在院大门口的宣传栏中。

法轮功不仅能健康人的身体,还让人道德提高、思想升华。王忠明是中冶赛迪的「中青年专家」,部门技术骨干。工作中他不负众望,在宝钢、湛江钢铁、越南河静、巴西、马来关丹等一系列国内外重大工程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从不居功。有时厂家为推销产品找到他,给红包,送礼物等,他都按照真、善、忍的心性标準严格要求自己,拒收或退回。对方不理解,担心是否被另眼相看了,王忠明就告诉他:「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一九九八年十月,妻子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鍊,夫妻同按「真、善、忍」的标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是否有错,夫妻和睦、婆媳融洽,一家人其乐融融。

企业家江振南的故事

江振南先生,是山东省威海市纺织业的开拓者,曾任威海市纺织工业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拥有多项发明,获得大量荣誉。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毕业分到威海。那时候,威海还是个县级市,有个小地毯厂,产品主要出口西方国家。由于花样、质量都不过关,厂子面临倒闭。在缺少技术人员和资金的情况下,江振南很快熟悉了工艺流程,发明了「小样设计法」,提高了产品的技术水平,节省了原材料,打开了出口销路,大幅度增加了厂子的经济效益。一九六四年山东省工艺美术公司在威海召开了全省地毯出口现场会,他在会上介绍了这一新技术,尔后在全省全国推广。后来又设计了「大型高级艺术挂毯」,填补了山东省地毯行业「艺术挂毯」项目的空白;建成纺织地毯纱的「梳纺车间」,为威海地毯行业的发展壮大起到了重大作用。

七十年代后期,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在「第二地毯厂」时,他又开始搞「毛毯生产线」,把从外省织布行业买来的淘汰的织布机械通过改造、重新设计、加工成实用的织毯机、络纬机、起毛机等;在没有纺织工人的情况下,他亲自操作织出成品「提花毛毯」,带到省里去审批「小毛纺厂」,开始省厅的负责人不相信是他自己一手搞出来的,还认为是从哪里弄来的毛毯。

毛毯厂从八零年正式投产,多个产品的质量都达到「部优」标準。接着又创建了「二毛」到「第三毛纺厂」,使威海市毛纺织行业初具规模。一九八四年威海成立了纺织工业公司,他被任命为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随着威海纺织工业的崛起,他个人的荣誉接踵而来,「优秀科技工作者」年年榜上有名,「市劳动模範」、「市工业战线标兵」,还被市委、市政府授予「威海纺织工业的开拓者」荣誉称号。省广播电台、《大众日报》、《光明日报》和《工人日报》都先后报道了他的事迹,还被编入《全国工程师名人手册》和《群星灿烂》等丛书。

在创业的几十年中,他总是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工作,由于长期过度的劳累,在年轻时就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中年得了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每天打针吃药,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人一直瘦瘦的,大家都风趣的叫他「排骨队长」。

祸不单行,一九九七年,身体出现的病变使他已经不能坚持工作了。经省医院确诊为「食道肿瘤」、「严重的萎缩性胃炎」、「神经衰弱」、「腰椎间盘突出与坐骨神经痛」等。

一九九八年新年之前,老伴、女儿陪着他前往上海求治,去之前全家还在一起照了一张全家像,防止回不来。在上海先后去了上海肿瘤医院、第二军医大学医院和瑞金医院,请名专家诊治,结果唯一的办法是做大手术,但还不一定能下得了手术台。当时,他没有做手术,与家人要求保守治疗,带了一大批葯回家吃,医生叮嘱,三个月一定要回来检查。三个月的葯吃了毫无效果,光吃一个小蛋糕都得用水往下沖送,饭后再走两、三个小时,肚子里还是胀得不行,一米八几的个子瘦得仅剩一百一十多斤。大家背后议论纷纷:「江经理不知道还能活多长时间?」

同年五月又去上海複查,专家告知实情:这两种病(萎缩性胃炎和食道肿瘤)目前医学上解决不了。专家的结论等于给江振南判了死刑。

从上海回来,在一筹莫展中他想到了气功。在单位打听,有人向他推荐法轮功,说原单位有两位老同事,原来都是病秧子,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他一听就想也试试。热心的同事第二天就给他送来了《转法轮》,还特意赶做了一个炼功垫,告诉他晚上到南山一学校去集体学法,早晨到东海边公园炼功。到了晚上他拎着垫子、背着书去了,一看是几个人围着圈坐在地上,他当时心里就出现了两个顾虑:一是吃个小蛋糕都下不去,还要用水沖送,还得再走上两、三个小时,现在坐那盘着腿不动读书能行吗?二是来的大多是街道老太太,文化也不高,与他们坐在一起,人家不得说搞「迷信」吗?又一想,同事好心好意到他家送书送垫子,来了还没坐下就回家了,也对不起人家,还是先坚持一晚上吧。就这样学完法回家,第二天犹豫着又去了。没想到奇蹟出现了,全身癥状一天比一天轻,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病全好了,人也胖了,感觉一身轻。不但萎缩性胃炎、食道肿瘤没了,早年的神经衰弱、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等等也都一扫而光。吃饭也不被阻了,米饭、馒头都能吃了,饭量也越来越大,人也慢慢胖了起来。他全身感到一身轻,第一次体会到没有病是什幺滋味。

修鍊不久,他还遭遇一场车祸。那是修大法当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下午,他到鲸园小学接外孙,骑车过马路时,一辆货车为了躲一辆轿车急转方向,把他撞出了十几米远,摔在地上,爬起来后什幺感觉也没有,毛皮没伤,而自行车却成了「麻花」型,旁边的人都说「这人命真大,有福气」。出事的司机一看还认识,他就告诉司机不要紧,自己炼法轮功没事的。这次经历,使他对法轮大法更加坚信不疑。

修鍊一段时间,他发现脸上的皱纹没了,头髮乌黑,脸色白里透红,额头髮光。年近七旬的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五十多岁的人,多年没见过面的熟人遇到他都感到很惊讶,怎幺这个人不见老,反而越来越年轻。大家对此都感到很神奇。

二十年过去了,他再没吃一粒葯,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体重还达到一百八十多斤。这真实的变化,让全公司和认识他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他深有感触的说:「我无法用语言感谢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再造之恩。不修大法,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近八旬老教授看似六十多岁

西安石油大学教授谢锟,曾经是学校教务处处长、图书馆馆长。

他曾因患肾病多次住医院治疗,还出现过因高烧三十九度昏倒在讲台上。一九八五年因冠心病突发差一点要了命,经常心动过速,低血压。还患有严重的胃病,胆囊炎,肝囊肿,神经衰弱,痔疮等多种疾病,在两千多人的单位身体瘦弱排前十几名;退休前每年两次住院输液,办公室放有七、八种葯,每天必须按时吃药。一九九九年七月晨练时,他有幸遇到炼法轮功群体。当天晚上就去炼功点看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心中觉的这功法教人如何做个好人,如何做个更好的人,与人为善,做事为别人着想,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个道德高尚的人,从此开始修鍊法轮功。

修鍊法轮功后,他变的更善良,更宽容,更加真诚。修鍊前在家在单位别人都说他脾气暴躁,争强好胜,要求别人严。修鍊法轮功后,与家人同事,朋友和谐相处,遇事为别人着想,在名利面前先人后己,主动帮助别人。买东西时多找的钱主动退回。生活工作中脏活累活抢着干。

除了心境的提升,谢锟的健康状况也发生了大的变化,首先他的胃病好了。一九八六年查出胃窦炎,原来不能吃生冷食物,经常胃痛,返酸水,烧心,现在这些都正常了。过去经常失眠,一夜睡不了几个小时,同屋的人什幺时候去厕所都清楚知道。修鍊后他的失眠症消失了,精力充沛,更有力了,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上十四层楼一口气爬上去不觉的累,感到无病一身轻。一九九八年单位检查身体,他的身体健康指标都正常,至今没吃过一粒葯,为国家节省了医疗费。

现在已近八旬,满面红光,精力充沛,别人见了都说象六十多岁的人。二零一零年谢锟还自己开荒地种田,种了花生、地瓜、黄豆、玉米和多种蔬菜,获得丰收,自家吃不了还送给别人吃。

通过修鍊法轮功不仅谢锟本人身心受益,他患肝癌晚期的姐姐,也通过修鍊法轮功,癌症痊癒。

台湾诗人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王丽华,曾任教于台湾静宜大学中文系,她热爱文学创作——写长诗,是着名诗人。王丽华曾患有不治之症,但是,她修鍊法轮大法后却不药而癒。

一九九零年发病后,她经常性的昏倒,血压飙升到190、200都是平常的事,看过无数的医生,有的说她是高血压,也有的诊断结果是中风、间歇性脑缺血、过敏、气喘,还有许多医生则是说不出她到底患了什幺病。为了治病,各种心脏疾病方面的葯,她几乎都吃过了。王丽华说:「我吃药吃到内出血,只要稍微一碰,全身就到处淤青积血,然而病情就是无法改善。」有一次,有个医生很有把握的说要替她换一种最新的葯,病情可能会改善。结果吃完葯二个小时,她渐渐全身无力,无法呼吸,立刻又送医院急诊。

王丽华拥有着高学历,在大学任教,生活本该是人人称羡的,然而面对久治不愈的病情,她也只能忧伤、哀凄、无助的问苍天。不堪莫名沉痾的长期折磨,病情也越来越严重,甚至无法拿筷子、吞咽食物,也无法写字。有时候早上醒来,脊椎无力起床,得打电话叫学生来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最后她患了忧郁症,对未来也不抱任何希望。王丽华说:「当时我把遗书都写好了。」

二零零四年,王丽华偶然遇到一位心脏科的名医,经过详细检验之后,这位医师断定她的病因不在心脏,于是又建议她去找另一位神经科的专家。就这样,她接受了几次完整的全身检查,最后确定是患了罕见疾病「多发性硬化症」。因为这个病目前无葯可医,怕她承受不了,开始不敢跟她明说,医生却在一个月之后才告诉她这个事实。

听到自己得了绝症的噩耗,王丽华只好听天由命,却又难以扼制心中的不甘,因为她还有很多创作计划未完成,心中忍不住有点埋怨:「你怎幺不早说,早说我也轻鬆些,不用再辛辛苦苦来看病,又浪费医疗资源了。」

幸运的是,在这之前,王丽华认识一位台大经济学教授张清溪,学炼法轮功很多年了,偶尔还会寄送给她炼法轮功的资讯,但是王丽华始终只有关心没有接触。就在王丽华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的那段日子,她的一位侄子得知,告诉她,何不去炼法轮功呢?原来侄子的研究所教授正是这位张清溪。

人世间不就是充满各种因缘巧合吗?侄子说他常常从张教授口中听闻许多重症病人学炼法轮功后痊癒的例子。在侄子的鼓励下,王丽华向张教授表明要炼法轮功。张教授立即寄给她一本法轮功的书《转法轮》和相关的炼功书籍资料。

王丽华说:「我拿起《转法轮》的那一剎那,整个人全身发热,阵阵暖流通透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

三天之后,王丽华正好回医院複诊。一周后报告出来,医生不解的告诉她,她的病情好转了。她喜出望外,当时就想,才学法就有这样的效果,如果炼功效果一定更明显。

然而第一天的炼功经验,几乎让王丽华却步。因为已经病入膏肓的她,打坐也没有坐相,站又站不久,两脚发酸,手臂常痛的举不起来,回去后她简直累垮了,隔天连床都爬不起来,心想就此放弃吧。「我很沮丧,打电话给张教授,张教授却跟我说,『恭喜你』,我很纳闷,后来他以过来人的经验跟我交流,说那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里的坏东西,并鼓励我一定要坚持。」

那是很难熬的一个月,常常一天打鱼三天晒网。那位教授朋友好象知道她的脑筋在想什幺,马上来电鼓励她。王丽华在学法轮功之始,也经历过好几次重大的难关,比如她曾出现了流行性感冒的癥状,持续了很久,咳嗽到出血,全身乏力瘫软在床上,但是她很清楚这是一个考验,每天无论如何一定要炼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都坚持精进不辍,即使只是打坐而已。就这样熬过一个月之后,她的身体逐渐康复,体能也好起来了,她再回头去看《转法轮》,才恍然大悟什幺叫修鍊。

这种毅力和坚忍,终于让她得到了甜蜜的回馈,有一天,亦即她炼法轮功之后的第三个月又十七天,她终于可以双盘了。她说:「只记的那一刻,全身好象发生大地震,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张开了,全身发汗,头顶好象有什幺东西打开了,一时悲喜交集!越坐越舒服……」隔天,感冒癥状就不药而癒了。从那之后,王丽华不曾间断的修鍊直到今天。

王丽华曾经因病无法从事她最热爱的文学创作——写长诗。脑神经象失去联结功能一般,时常无法叫出文字、语句,更难找到深切的意象来表达,整个脑袋好似打了很多的结。但是,随着炼功,思考力又逐渐恢复了,王丽华又可以遨游在她的笔耕世界,从事长诗创作了。而这对于身为诗人的她来说,如获新生一般欣喜,是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美国博士生廖佩茹的新生

廖佩茹,台湾桃园人。二零零四年的新年刚过,她的手指和手腕开始疼痛,并且手指脱皮。那时她才二十五岁,正在美国普度大学博士班读书。接下来,仅两个月的时间,疼痛就先后扩散到肘、肩膀、上背与膝盖,每天夜间两三点她都会被痛醒。校医束手无策,把她送到当地一家大医院。在那里,医生给她做了血液检查,却无法确定是什幺病,只告诉她,如果癥状持续三个月以上,就是类风湿性关节炎。

廖佩茹的病一直未能确诊,而病情却每况愈下。在生病的日子里,她疯了似的在网上寻找类似癥状的资料,以至于所有的关节炎癥状,她都了然于胸。一切癥状都指向她可能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儘管那时筷子都拿不稳了,但她不放弃,她还是写了好多封电子邮件给台湾各大医院的风湿免疫科医师们,向他们请教。医师们的回答也多是「可能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但是要回台湾才能确诊」。 那时,廖佩茹心中相当沮丧。由于病情越来越重,双脚渐渐不能行走,廖佩茹也愈来愈害怕。网路搜寻中,有关类风湿性关节炎的选项,她不知点了多少次。她知道:类风湿性关节炎最先侵袭关节,各关节都会严重变形,接下来会攻击心脏及其它内脏,拖上几十年后,最终痛苦而死。

更让廖佩茹痛苦的是:父母都已经接近六十岁了,弟弟妹妹都还小,父母微薄的退休金除了要维持他们和弟弟妹妹的生活,还要负担她这个重症病人接踵而来的庞大医药费。自己痛苦也就罢了,心中实在捨不得家人也承受这样的苦痛。

廖佩茹想到了死。她知道如果回台湾,要自杀一定难上加难,于是决定买机票飞往大峡谷,一跃而下,一死了之。

她在着手写遗书的同时,开始上网订去大峡谷的机票。可想而知,那时候,她有多幺痛苦,有多幺绝望:自己才二十五岁啊,美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陷入了绝境!

写好了遗书,廖佩茹决定最后再上一次网,最后再浏览一次这个让她痛不欲生的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资料,然后飞往大峡谷。突然,网页最下方有一行字跃入她的眼帘:「类风湿性关节炎奇蹟似的痊癒」。点进去看,居然是炼法轮功炼好了。进一步搜索,她发现很多疑难杂病都有炼法轮功痊癒的。这时她萌生了一丝希望:这个法轮功那幺神,我得赶快找人教我。

廖佩茹在搜索引擎上键入法轮功三个字,然后,她在香港的网站上看到有世界连线字样,继续寻找,她发现美国各大学都有人免费教授法轮功,普度大学的联繫人还是个美国人哩!她立刻打电话给他。可是他已经毕业了,没有联繫上。

廖佩茹有点儿失望,继续在网路上寻找。在香港网站上的音像资料里,她看到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的教学录像,赶紧下载观看。她又把明慧网上登载的《转法轮》一书也下载下来,并列印了出来。

廖佩茹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她发现这本书不但劝人为善,更解答了她的许多疑问,而这些疑问她在其它宗教里始终没有找到答案。廖佩茹说:「看录像时,李洪志老师的微笑与劝人为善的用心给我印象深刻。」最使她惊奇的是,开始炼功的第二天晚上,她全身发热,热得连被子都踢掉了。隔天,她生病时的严重口臭就消失了,不仅睡得着,有食慾,也打消了赴死的念头。她决定回台湾,因为她知道自己有希望了,台湾那里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可以帮助她。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晚,廖佩茹坐着轮椅回到台湾,这时她已经无法行走,上下飞机都得别人抱着。

四月十四日早上,父母带她到台湾长庚医院看病。经过超声波检查,并根据之前的血液检查报告,两位医学教授确定她的病是关节鬆弛症。这个病是所谓的公主病,要痛一辈子,此生不仅不能提重物、干粗活,还要吃一辈子的止痛药,戴一辈子的护腕、护肘、护膝、护腰,还得持续做物理治疗。

从诊疗室出来,廖佩茹跟她的父母说:「我要炼法轮功!」当天,父亲就帮她买来了一本《转法轮》。从这一天起,她开始认认真真修鍊法轮功。从长庚医院拿回来的葯,廖佩茹碰都没碰。四月十七日清晨,她四点半起床,先上网,看看明慧网「祛病健身网页」上登载的那些法轮功学员通过修鍊法轮功而绝症痊癒的真实神奇的事例,然后她就一小步一小步自己走到了家附近的炼功点。到四月二十八日,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廖佩茹就可以象正常人一样迈开大步走路了。

从此,她就很快的彻底告别了遍寻中西医的药罐子生活,还成为台湾树林高中的英文教师,直到成家立业,做贤妻良母,她的很多亲朋好友都因为见证了这个奇蹟开始修鍊法轮功了!

「不死癌症」患者的人生转机

黎扬·雷蒙是位美国人,拥有双学位。他在一家石油巨头公司工作了二十三年,曾担任公司总会计师助理和业务金融系统运营协调人。当年事业蒸蒸日上的他,却因时时作痛的左股骨而愁眉不展。

十一岁时,黎扬因运动意外摔致髋骨骨折,医生为他两侧髋骨做了金属杯髋关节成形术,并在髋骨植入支撑钢钉;从此黎扬无法坐着正常交叉双腿,行走极为不便。长年的股骨头摩擦导致磨损,股骨越发疼痛难忍,运动时感受更加明显。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因右股骨头已坏死,神经外露,他不得不接受了右股骨头更换手术。医生说更换左股骨也是数月的事。黎扬时时都被病痛折磨着。事业的顺畅,家庭的和睦,都无法让黎扬快乐起来,他倍感人生的无奈。

妻子朱莉爱好气功,练过多种气功,二零零二年一月,在休斯顿有幸遇到法轮功,朱莉内心充满愉悦与祥和。她希望黎扬也能试一试法轮大法的修鍊。

有着其它信仰的黎扬开始有些犹豫,后来决定试一试。开始的时候,黎扬并没有炼法轮功功法,他只是静心阅读法轮功主要着作《转法轮》,一遍遍地读,六周之后,黎扬对法轮大法修鍊的「真、善、忍」理念有了初步的认识:法轮大法教导修鍊者,在任何社会环境中都要做一个好人,重德修心,找自己的不足,从内心本质上改变自己,升华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黎扬觉的内心很充实,从此他在工作生活中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凡事为别人着想。随着每天读《转法轮》,炼功,不知不觉中,黎扬的整个臀部的骨头与肌肉逐渐加强,可以舒适地简单盘坐。他从等待更换另一侧股骨手术的阴影中彻底解脱。困扰黎扬五年的高血压也不药而癒,他深切感受到修鍊法轮大法的超常是真实不虚的。

体验到法轮大法的美好,黎扬首先想到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好,从中受益。有一次,黎扬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去墨西哥边境的城市,向当地民众介绍法轮功。黎扬说:「在公园与市区广场,我们在烈日下行走、炼功和发传单,还背着沉重的背包,内有手提电脑和各种资料。那里的人们对法轮功表示出极大的兴趣,我们足足忙了十个小时,没有閑暇坐下休息,直至夕阳西下。」「不可思议的是,站了一天,臀部却安然无恙、也不疼。第二天早晨起床,我感觉好极了。」

这与他修鍊前相比有天壤之别,那时候,出门坐车,走一小段路都会疲惫不堪。真的很奇妙,实践中黎扬更深刻地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当他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心里想着别人,他的身体也随之而变好。一心想着让更多的人修鍊法轮大法而连续劳累十个小时的他,身体不但没有任何疲劳状态,反而完全恢复正常了,而且感觉非常舒适美妙。

黎扬更从法轮大法修鍊中明白了人生病痛、磨难的真正原因,洞悉了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升华自己,返本归真,重德修心是根本。他说:「能修鍊法轮大法,我感到莫大的荣幸!」「我无法表达自己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

澳洲公司女经理的神奇变化

克丽斯缇出生于英国,二零零三年嫁到澳洲后,担任一公司经理。

修鍊法轮大法之前,克丽斯缇是个性格十分内向、缺乏自信、自我压抑,郁郁寡欢的悲情女子。再加上她被病魔折磨,经常藉助酒精的力量,试图寻找自信,隐藏内心真实的痛楚。

克丽斯缇曾经因为无法适应生活上的种种问题,时常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和公司的厕所里不愿面对世界。她也曾因认为自己太丑而不停甩打自己的耳光,直至必须服用抗抑郁葯和接受心理辅导。后来,她被诊断出患有强迫症(OCD),脑中无法排除的焦虑感使她经常处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之中。

此外,克丽斯缇还患有罕见的多囊性卵巢症(PCOS),总是好几个月才有一次生理期,最久长达将近一年都没有月经。荷尔蒙失调的她,每天都需服用药物控制和调理生理。医生告诉克丽斯缇,想要以自然受孕的方式拥有孩子,机会渺茫。

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一向不爱冒险的克丽斯缇,一天突然决定独自来到澳洲旅行。她被这片阳光灿烂的自然大地所深深吸引,在这里她结识了法轮功学员史帝夫(Steve)。在他们交往的过程中,她开始对法轮功一点一滴地了解,不久后也加入了修鍊的行列。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克丽斯缇和史帝夫结为夫妻。二零零四年初,在停止服用药物的情况下,她久违的月经突然出现,同年二月她便怀有了身孕。对这意外的惊喜和奇蹟,他们夫妇俩心存感激。克丽斯缇回忆道:「当时我并没发觉自己怀孕了,因为我的生理期一向不正常。直到我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我才感到有点不对劲。当医生宣布我怀孕时,我真的感到非常惊喜。」

通过修鍊,克丽斯缇明白了人为何而生,苦难为何而存,她的人生观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她的焦虑症、强迫症、没自信等等,也在宇宙大法的沐浴之中,渐渐地消失。她说:「法轮大法使我在遇到问题时能退一步思考,面对苦难我现在会想:『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在修鍊前,我是一个极其负面和悲观的人,我总是不停地担心和埋怨,现在我明白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